_十年前我遇见了你

业渚/黄黑本命 全职博爱党

《符良》一(人类业×妖兽渚)

城落:

‖别问我为什么是傻白甜


‖中篇


‖我懒还没写完


「自上古洪荒,有妖名曰符良。」


「其身如狼背有翅,专辟污秽邪恶之物。」








这日清晨,被饿意扰醒的赤羽业总觉得有人站在床旁盯着自己,起初赤羽业觉得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因为这么久以来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揉了揉肚子后他翻了个身打算继续找周公搓一把,却因身后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而吓得睁开了眼睛:


「肚子饿的话,还是起来吃点东西比较好哦?」


嗯,声音倒是挺好听的……完全不对啊为什么自己的房间里会有其他人的声音?!


赤羽业掀开被子起身,然后看到了某只正趴在地板上瞅着自己的——不明生物?


趴在地上的生物圆滚滚的,看着很像一头小狼,奇怪的是它的背后还长着一对鹅白色的翅膀,以及那与众不同的且看着十分舒服的湛蓝色体毛;看到赤羽业突然起身,它那湖蓝色的双眸受了惊吓般眨了眨。


所以说刚才自己那被人盯着的感觉果然不是错觉吧……


说实话赤羽业有些懵逼,虽然趴在地上的这玩意看着很……可爱,但有谁能够解释一下为什么自己家里是什么时候窜进来这不明生物啊……!


「你是什么动物?」赤羽业有些迟疑的开口。


狼么?可是狼不应该有翅膀啊,变异?不不不从生物学角度来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生物?


还未等赤羽业搞清楚,趴在地上的那位突然就炸毛了。赤羽业一愣,以为它要扑向自己,可它只是起身「吱」了一声,然后挥动翅膀腾空而起朝卫生间的方向冲去,却因太猛来不及刹车撞上了门板,疼得它喊了一声;当然他顾不上鼻尖上的痛,娴熟的用自己圆圆的爪子按动了门把手然后冲了进去,最后关上门,一切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赤羽业开始思考自己需不需要躺回去重新睡一下没准一觉起来一切都恢复正常了……


一会后,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一包x土豆甩了出来,准确无误的扔到了床上。赤羽业一愣,一把抓起,刚要说些什么,又有几包零食被扔了出来。


嗯尖角x和上好x,都是自己喜欢的而且口味正好符合,不过从厕所里拿出来的成吃么?


赤羽业很纠结。


咯吱的一声,门又被打开了,赤羽业抬起头,对上了一双充满担忧的眼。


「给、给你吃……」这么说着它的耳朵垂了下来,好像自己说错了话,「很好吃的!」所以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为什么厕所里会有这些东西吗?


「嗯……」思索了一番后赤羽业才开口:「你不打算先让我刷牙吗?」


房内突然安静了。


「对、对哦……」




半个小时后,赤羽业家中的客厅里。


赤羽业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静静地躺在桌上的零食,然后又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低着头一副小孩子做错了事正在接受责罚的生物。「所以说,你是符良?」他撕开了一包薯片开始吃了起来,「专门陪伴在人类身边为他们降妖除魔的?」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的符良小鸡啄米般点头。


「从出生起就陪在我身边了?」符良再次点头。


「你什么都看到了?」比如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和别人打架以及上厕所之类的……


赤羽业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而符良显然没听懂他话中的潜台词,愣住了。「什么?」它转了转眼珠,肥大的尾巴甩了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当然什么都看到了……」


宰了吧。


啪的一声,赤羽业手中的薯片被捏紧了,着实把符良吓了一跳。好在这娃并不傻,思索了一番后终于想到了赤羽业话里的意思,毛茸茸的脸颊一红,结巴了:「我我我……有些东西我没看的,比如、比如上厕所……」还有洗澡。


赤羽业抚额。


「那个……」符良有些紧张,毕竟这是它第一次和赤羽业这么说话,以前它都是自说自话的赤羽业根本听不见所以好多次它就只能干瞅着。


现在赤羽业终于听得到自己的声音看得到自己的人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看得到自己但它很开心。「从今天起,多、多多指教。」这么说着它晃了晃自己的耳朵,以示自己愉悦的心情。


可关键人物赤羽业,还在揉着那包早已揉拧成团的薯片,听到符良说多多指教后他回过神来,然后说:「以后你要住在这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一直都住在这里啊……


这句话符良终究还是没说,乖巧地选择了闭嘴然后眨眨眼。


……可爱。


赤羽业咳了咳,把手中的薯片扔到了一边顺带移开了视线。「说起来以后我就叫你符良吗?」这感觉就像是直呼种族名似的,怪怪的。


「嗷。」符良煽动着翅膀,笑着道:「我有名字的。」


话音刚落,它背上的翅膀突的张开了,原本只有半身大的翅膀张开把它裹住,一阵莹白光闪过之后,翅膀消失,原本还是狼型的符良忽的变成了人形。


「我叫做渚。」蓝发少年温柔地笑着。


有那么一瞬,赤羽业呆住了。




——「我会帮你的。」


——「拜托了,不要死……」


——「我一定会找到……」




大脑突的巨疼起来,赤羽业皱了皱眉,揉了揉头,不耐地发出啧声。渚察觉到不对劲,站起身担忧地开口:「你不舒服?」这么说着他走到赤羽业身边坐下。


「你……」哪里不舒服?


话还未说完渚的肩膀就被赤羽业一把抓住了。


这、这难道是要……看着赤羽业越来越靠近的脸,渚白嫩的小脸也泛红了。


会不会太快了虽然说业君如果想……


「你冷吗?」赤羽业凑近渚耳边轻轻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唉?


渚顺着赤羽业的目光往下扫,看到自己一丝不挂后本就通红的脸好似能滴出血来。


他,居,然,光,着,身,子,和,赤,羽,业,聊,了,这,么,久。


「啊!业君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渚赶忙用手护住自己的身子,虽然并没有多大的效果。


赤羽业咳了咳,松开了手默默把目光转向别处,「抱歉,我忘记了……」虽然这么说着但赤羽业的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刚才的一幕幕:粉嫩得仿佛可以掐出水来的脸颊,水灵灵的双眼分外动人,往下看就是那如女孩子瘦弱的身材,如果没有下边的某个东西……


打住!!


赤羽业闭上眼。


自己在想什么!


赤羽业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禽兽。


渚不安地扭捏了几下,纠结了良久后才敢开口:「我……我可以借你衣服吗?」光着身子什么的,果然还是不要吧,实在不行就变回原型……


「可以啊。」赤羽业揉了揉渚的头发,异常温柔地说。


「谢、谢谢。」


赤羽业笑笑,倾身向前抱起了娇小的渚。


……小小只的好可爱!


他忍不住蹭了蹭怀中人的脸颊,看到某人因害羞而憋红了脸的反应后心情大好。


渚红着脸紧拽住赤羽业胸前的衣料,张了张嘴酝酿了好久之后才开口:「业、业君……」别、别再蹭我了啊。


可后边那句话最后变成:「刚、刚才你身边有个幽、幽灵。」


赤羽业「哦」了一声,「那渚有帮我赶走吗?」


「嗯、嗯……」渚点头,然后用手捂住了脸。


不仅可爱,而且这么容易害羞。


赤羽业觉得自己赚到了。

评论

热度(61)

  1. _十年前我遇见了你半退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