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十年前我遇见了你

业渚/黄黑本命 全职博爱党

【暗杀教室/业渚】Sign(ABO,标记车)

静如木鸡◆动如傻逼:

*6500字肉


*其实有一半是剧情


*措辞黄暴(可能),慎重观看


*自己动手,满嘴流油【并没有




>


>


>


潮田渚15岁那年表现出了身为Omega的性征,这一点,甚至都没有出乎他自己预料。


所有人都觉得他就应该是个Omega,久而久之,他也不再怀疑这一点了,对于自己身为男人却是Omega的事,他已经懒得去抗争什么了。


在更精确的性别划分之下,男或女这样的表层性别确认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而唯一令他没有想到的,只是他的发情来得有些过于突然。


突然到,他还没有来得及弄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就难受得连课本上的字都看不清,他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就已经熏晕乎了全班的Alpha。




班上的Alpha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而且男女皆有。作为一个颇具知识和专业素养的花花公子,前原几乎是闻到味道的瞬间就迅速掏出纸巾捂住了口鼻,动作迅速堪比遭遇火灾现场。杉野千叶他们的反应就没有那么快,一个两个脸色通红,还犹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身为女性Alpha,中村和片冈的反应固然没有男生们强烈,但也不会很好受。片冈看了一眼因为身为Omega而完全状况外的的矶贝,紧急担负起了身为班长的职责:“所有Alpha都立刻离开教室,我去找乌间老师!”


好死不死的自习课,老师们现在都在教员室,而杀老师则一早说了他会趁这个时间去吃最正宗的法国菜,这会儿应该正乔装过后坐在巴黎某个高级餐厅里享受蜗牛浓汤和别人惊愕的目光。




一众Alpha直到跑到操场上才躲避掉那几乎要让他们理智昏聩的香甜气味,而片冈则飞跑去了教员室,把情况表明后,乌间身为常处军队的大龄处男还没能马上理解这是怎样的情况,伊莉娜倒是脸色凝重地站了起来。


“乌间留在这里,小惠,我跟你去。”


这时片冈才反应过来,就算意志再怎么坚定,乌间老师毕竟是个Alpha,让他去看小渚只可能让情况更混乱,而伊莉娜身为Omega,则完全没有这种顾虑。


可即使千万般小心,她们也没有料到,不过是教员室往返这样短的时间,小渚就已经不见了。




“是赤羽君……把渚带走了……”


神崎有希子缩在座位上,声音还发着抖,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模样。


茅野抱着肩膀,几乎哭着望向伊莉娜:“对……对不起,老师……我们拦不住他……”


Omega和Beta对Alpha的天性臣服刻在他们的基因里,一旦Alpha认真地发出了压迫感,他们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在班级中的Alpha全员退场的前提下,剩下的人根本拦不住赤羽业。


更何况在这个班级里,他本来也是最强大的。




伊莉娜用不知哪国语言骂了一串又快又急的脏话,双手在讲台上狠狠一拍:“全班都去找!在事情变成最糟之前找到他们!”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Alpha都留在这里不许去!”


虽然在寻找Omega信息素气味方面Beta和Omega都几乎可以称得上迟钝,跟Alpha与生俱来的天性没法比,但是这种时候如果让Alpha加入寻找……天,是要送人过去玩NP吗。


而内心某个角落,伊莉娜也不是没有一点隐秘的私心。


Omega不被人标记的话,以后的人生会步履维艰。别的姑且不提,单是每月一次的发情潮都会堪称生死关隘,仅靠意志撑过去几乎是笑话。她有过那种经历,所以她明白那种生不如死的处境。


赤羽是喜欢渚的,别人看不出但她可以,而渚对赤羽,也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


能制止的话固然也好,但是如果那两个人因为这件事而成为伴侣,似乎也是好事……吧?




伊莉娜的这番考虑简直是在黄暴的同时还无视了渚身为Omega的人权,虽然在这个性别本能至上的世界里的确有那么几分道理。


但此时业渚二人间的情境,与她的想象实在有些南辕北辙。


赤羽一路抱着渚颠颠簸簸地跑,而最终去到的地方,只不过是后山的游泳池而已。




入水的瞬间渚就觉得自己的理智稍微回来一点了,干净凉爽的水流安抚了他燥热的身体,他终于觉得自己的眼神可以聚焦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赤羽的脸。刘海被汗水打湿粘了几缕在额前,脸颊也湿漉漉的。面容还是那副样子,那从来玩世不恭的表情却早已消散了。


“……业……?”


渚这时才发现自己还陷在业的臂弯里,两人正一起在水中泡着,于是一阵无来由的害羞,虽然在他那张已经因为情潮而红透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了。


赤羽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这动作好像是有点不妥的,于是小心翼翼地把渚放下来靠在岸边,然后立刻退了几步,在稍远的地方站定了。


隔出一段礼貌的距离。


渚看他这样子,倒是有些失落了,只是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赤羽就已经先开口了。


“渚……”


这一声念出来,把他自己都吓着了,声音低沉磁性得不像话,怎么听都是满满的欲火中烧。


——实际上也是。


他连忙清了清嗓,又掬起一捧水泼在脸上,终于觉得自己有了点自控力了,这才又开口:“你刚才情况有点……不太好。水可以舒缓你的体温,稍微压制一些激素分泌,也可以冲洗一部分信息素的味道……”


顿了顿,他又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了:“我没有要对你做什么的意思!你,你千万别误会……”


他这幅样子倒是与平时那副小恶魔一般的姿态一点都不一样了,渚想着,竟然不合时宜地觉得颇为有趣。


稍微定了定神,他撑起身子,向赤羽的方向慢慢挪过去。


赤羽看他走过来,本能地想往后退,却见渚腿一软竟似要被绊倒了,又条件反射地急行两步扶住了渚。


谁知渚在他靠过去的瞬间便勾住了他,一手揽在他颈上一手反扣住了赤羽的手腕,半个身子就挂在了他身上。


赤羽简直觉得呼吸都被夺走了。渚身上信息素的味道铺天盖地席卷过来,通过鼻腔涌入大脑,刺激着每一个刚刚被凉水冷却了一点的Alpha因子。


赤羽的手在身侧的水中握成拳,几乎攥得青筋暴起。


渚偎在赤羽耳边喘了一会儿,才终于又聚起一点气力,直起身来正视赤羽。


只是还是委实太近了些,原本就是连半臂间隔都不到的距离,渚又要与赤羽面对面,那个姿势……可真是引人遐想。


赤羽只觉得渚呼吸间的空气都吹在自己的脸上与颈侧,他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勉强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血丝密布。


他终究还是开口:“渚……我警告你……”


这一次的声音比之前还要哑,语气中赤裸裸的全是情欲的味道。


渚直接用一个吻把他剩下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赤羽业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理·智·溃·散。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渚压在池壁上亲了好一阵子了,从嘴唇到胸口。他在他的锁骨留下牙印,在颈侧烙上吻痕,然后微微矮下身去亲吻他赤裸的乳首——他们两个的衣物已经被他扯开丢远了。


包括下半身的。


赤羽将一条腿介入渚两腿之间,微微抬起膝盖摩擦渚的大腿内侧。在水中做这种事有着出乎意料的奇异感觉,他觉得可能会控制不好自己了。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还是勉强按捺住了欲望。他问他:“你确定,你想好了?如果你不愿意……咬腺体临时标记也……”


体内标记的过程不可逆,被标记的Omega不出意外的话一生都会与他的Alpha绑定。而在AO的关系里,Alpha的主动权永远要比Omega多的多。


赤羽从不怀疑自己的选择,但他怕渚会后悔。


然而渚的回答比他的想象还要直接而坦然:“反正都是要被标记的,我宁可选一个喜欢的人。”


渚想得甚至没有赤羽多。大概是发情潮让他丧失了一定的判断能力,而此时眼前的Alpha正好是他喜欢的人,那被他标记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他确定自己眼前的人如果是别的什么人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服从,而既然是赤羽……再反抗什么的,那可太矫情了。


承认自己的性别,在适当的时候被适当的人标记,才是Omega该遵循的法度。


没什么值得羞耻的,也谈不上被圈养或束缚,只是做出应该做的事罢了。


>


>


>


生命的大和谐


<


<


<


他看着怀里已经累到要昏过去了的渚,温柔地亲了亲他的颈侧。




睡吧亲爱的。




你是我的了。




——————————————


“……业,我突然想起来,我们好像没做任何,防范措施啊。”


“这有什么的。你生,我养。”


“……对不起我选择避孕酮素。”








FIN.






(只有这次非常希望大家能看看的)Free Talk:


感想:我看这次谁还说我虐=皿=还有微博只是用来发图的……请不要搭理它


正题:其实这次发车,主要是为了求交往【凛然】,因为不好意思单独开个贴求交往,只能靠蹭自己的车……【惨兮兮


虽然发了车……但是对于业渚而言,本人其实还是个萌新……毕竟产出辣么辣么少……【看了眼自己可怜的文章数


承蒙观众老爷们厚爱,小红心和评论什么的,真的大感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来勾搭蠢作者的人一直少到爆炸【。


蠢作者不怎么会说话,不怎么敢勾搭人,很多时候评论都不敢回【但是每一条我都有认真看!!真的!!】,基本上断绝了一切勾搭别人的道路……于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目前为止来戳窝小窗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金馆长边笑边哭.jpg


所以这次是想跟大家说……如果对蠢作者的文章感兴趣还愿意留言的,求评论【港真看到评论的时候真的敲开心】,而如果对蠢作者本人感兴趣的……求戳小窗啊!!小窗我看到一个回一个啊!!


以上。


————胡言乱语不知所云的球球

评论

热度(1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