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十年前我遇见了你

业渚/黄黑本命 全职博爱党

【业渚】赤火燎原,蓝雨镇荡(四)

林三儿:

  第四章




  “你确定犯人会在这儿出现?”


  黑暗之中,有人轻声问着。回应他的,是低低的浅笑,以及一句漫不经心的“谁知道呢”。


  提问的人有一时间的怔愣,水蓝色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旁边春游野营般轻松自在的人。


  如果时间可以逆流,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他绝对不要带上身边这人一起出来。


  自己只想快点把事情查清楚然后抓住凶手,而那个一头红毛的家伙却优哉游哉,没半点办事的样子。


  这就算了,关键是他还喜欢有事没事逗弄自己来取乐。


  最初对这人的印象全部改观,毕竟几日接触下来,潮田渚觉得真的不能用单纯的‘性格恶劣’来形容他。


  


  “蓝,在想什么?”那人在他耳边问道。湿润的气息抚过潮田渚的耳廓,带来一阵酥麻的感觉。


  “我在想办完这件事后该去什么地方。”


  潮田渚毫不介意,大大方方的跟赤分享自己的想法。


  于他而言,这个地方可算是人生地不熟,必须得好好计划一下未来的事情才行。


  可赤却不知道他想的这些事。那人皱了皱有些张扬的眉,向着潮田渚的方向凑近了几分:“你要走?”


  “嗯?”潮田渚没有发现他的异样,理所当然地点头:“那是自然的吧,毕竟我在这边无亲无故...这样说来,似乎应该先找个工作。”


  “去哪里?”那人又凑近了几分。


  “我...啊!”说话到一半转过头去,却毫无防备的见那人就在离自己脸不到一尺的地方,几乎快要鼻口相碰。


  潮田渚下意识的低呼一声就要躲开,却被赤捂住嘴揽着腰一把带入了怀里。随后,是低沉下来的声音:


  “嘘。”


  朝着赤眼神示意的方向望去,能看见空旷的街道上,一位提着包裹的妙龄女子快步走来。


  树干很好的隐去了赤和潮田渚的身形。这偏僻的街上,只有少女一人的影子,以及“哒哒”的清脆脚步声。


  “据消息,最近惨遭毒害的都是孤身女子,且这一带又是事件频发地...安静等等。”


 


  因为四周过于寂静,赤将声音压得很低,薄唇几乎快要贴上潮田渚冰凉的耳垂。


  沉默着靠在身边那人的怀中,隐隐约约能嗅到一股好闻的清香味。就潮田渚这个角度看上去,是赤瘦削却坚毅的脸庞。


  虽然拼命在心里暗示自己这是特殊情况,一定要镇定,他脸上却依旧飞起了两抹不正常的红晕。


  但凡之前和潮田渚共事或者合作过的人都曾感叹过:“明明是连黑手党都闻风丧胆的杀手,却纯情得像个小学生一样。”


  这句话所言不假。


  因为长期专注于工作,潮田渚从未考虑过感情的事。毕竟他从事的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工作,他自己也就不大想谈恋爱。


  说起来,虽然因为暗杀任务的需要,他也曾扮演过女人、酒保之类的角色,却从来没有真正有过恋人。


  若是被他朋友们知道了,肯定会僵住拿着酒杯的手,一脸震惊却又好奇地看着他问:“不会吧?!渚你还是个...处?!”


  


  “蓝?蓝?”回过神来时,耳旁是那人喃喃的低唤。


  潮田渚稳了稳心神,装得若无其事地回道:“嗯?”


  赤低下头来看了看自己怀里的人,借着点点月光的照明,能看到他眼里含着的些许慌乱。


  这还真是少见的景致呢。赤发男子扬起个笑意,体内的恶劣分子开始活跃起来。


  “你脸红了,蓝?”


  “诶?!那个...可能是有点热。”潮田渚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脑袋完全处于放空状态。


  要是被赤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被人抱在怀里过,肯定、绝对、一定会取笑自己。


  “啊咧咧,是吗~”


  潮田渚发誓,当赤用不怀好意的语气说出这句话时,自己绝对看到了那人脑袋上长出了恶魔的一对角,背后还有乌黑的恶魔之翼在扇动。


  因为那人在说完话后,笑得很无辜地越凑越近越凑越近。双目相对,潮田渚甚至觉得可以在赤的眸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最后,那人的唇在离潮田渚的唇不过一厘处生生停了下来。


  他笑得愉悦,波澜不惊的眼紧盯着那抹水蓝色的影子,脖颈处还架着潮田渚的匕首。


  


  “你表达害羞的方式还真是特别。”他笑道。


  潮田渚正想狡辩几句,却冷不防的听见一声短促的呼叫声。


  是方才那个女子!


  两人同时皱着眉头看过去,只见少女跌坐在地上,手中拎着的包裹散落在一边。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轻轻发抖,畏惧地看着黑暗中的人影。


  那人影躲在黑暗的夹缝之中,潮田渚只能看见他手中的刀在反射冷冷的亮光。


  那人缓缓从黑暗中踱步而出,一步步接近颤抖的女子。


  是个武士打扮的人,面上罩着鬼头面具,身形魁梧,一看便知道习武多年。


  他脚步很轻,在这静谧的午夜却足够让潮田渚听清。


  眼见那人微微扬起了手中的利刃,潮田渚匕首一横就要闪身而出。


  就那么个瞬间,肩膀却被身旁的人一把捏住。


  “等等,最近杀人试刀的很可能是一个组织而不是个人。我们等会儿跟踪他,有很大的机会一网打...”


  “那这位少女怎么办。”潮田渚没有回头,却冷冰冰的打断了他的话。


  赤有些犹豫地抿了抿嘴,却依旧执意道:“现在出去就会打草惊蛇,以后可能都没机会再抓住他们了。”


 


  潮田渚知道,身边的人说的都是实话。


  根据掌握的情报看来,这个鬼面人很可能属于一个组织。


  如赤所言,按兵不动,就这样偷偷跟着鬼面人或许就能找到他们的巢穴,或许就能一网打尽。


  可是...


  可是......


  “抱歉。”


  一声低喃后,水蓝色的影子灵巧的摆脱赤的禁锢,闪身而出。


  赤沉默着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突然露出了笑容来。那个人的身手,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


  耸了耸肩,他把玩着手中的短刀慢悠悠跟着那人而去。


 


  他们两人的突然出现,让鬼面人有些顾虑的停下了脚步。


  那人隔着些距离打量了潮田渚一番,然后朝后看去。目光落在赤身上的那一瞬,他明显一愣,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


  “喂喂,”赤的语气里是带着戏谑的无奈:“我长得很丑?怎么看见我就跑~”


  “赤,我左你右。”


  “好。”男子轻轻悠悠的向右边追去,边追还边指示:“啊对了,蓝,先别动手,让他多跑一会儿。”


  听到这个奇怪的指令,潮田渚朝他甩去个疑惑的眼神。


  接收到眼神后,赤嘴边的笑意越来越明显,整个人邪气无比:“让他像阴沟老鼠一样四处逃窜,被玩弄得精疲力竭,这样不是更有趣么~”


  潮田渚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竟然不知道该回些什么话。


  


  “啊!救命!”


  就在赤兴致勃勃的打算开始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时,身后传来女子凄厉的呼救声。


  皱眉转头,恰好看到另外一个鬼面人的刀尖穿透女子身体的瞬间。


  鲜活的生命一瞬间归于死寂,拔刀而出之时,温热刺眼的鲜血在地上泼洒开来。


  潮田渚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立刻放弃追赶之前的鬼面人,转身就向遇害少女处赶去。


  就在他回转过身去的那一刻,赤敛起了邪狂的笑意,眉眼似乎结上了一层冰霜。他斜眼瞥了一眼放松些心情快要拐弯而逃的人,微微扬手,短刀倏地飞出。


  “唔——”


  利刃划破长空刺穿了骨肉,却丝毫不停地继续朝前而去,直直刺入墙壁之内。鬼面人甚至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就被巨大力道带领下的短刀夺去了性命,毫无生气的被钉死在墙上。


  前行几步,赤右手执刀柄,冷着张脸猛地拔出。


  体型健壮的鬼面人没了短刀的支撑,像是废弃的垃圾一样轰然倒地。


  


  回到潮田渚身旁时,他一言不发。


  少女凹凸有致的身体被刺穿了一个窟窿,鲜血汩汩。


  她穿着简陋,散落在地上的包裹里装着许多零碎的食物,像是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东西。


  “抱歉。”潮田渚语气淡淡,很难听出其中蕴含着的情绪。


  “为什么道歉?”赤在他身边蹲下来,侧着脑袋注视他。


  “明明知道他可能有同伙,却还是冲动了。”


  “啊,这个嘛...”赤撇了撇嘴:“毕竟我们都没料到竟然还有第二个鬼面人隐藏在旁边。”


  其实在赤看来,没料到有两个鬼面人是很正常的。单纯为了拿个路人试刀而出动许多鬼面人才不正常。


  “我觉得...”


  “我觉得...”


  两人对视一眼。


  “你说。”


  “你说。”


  


  沉默了一阵,还是潮田渚选择了开口。


  “我觉得这可能不是单纯的杀人事件。”


  赤赞同的点点头,有些抱怨的意味:“看来事情要变得麻烦了。”


  “可能麻烦来得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快,”潮田渚双眸透过赤,遥遥看向了后方。赤也转过脑袋去,笑得邪气:“啊,好像是的。”


  他们身后,是阵势有序的武士们。见两人朝他们看去,众人向两边分散站开,似乎有个人影正从后方走上前来。


 


  “什么人。”来人厉声喝道。


  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赤立刻变了脸色。他迅速站起身子来,拉着潮田渚的袖子转身就想走。


  后方的人在看到他身影的时候也有些吃惊,张了张唇道:“诶?赤羽...”


  “赤羽家的仆人,是我。”赤僵硬着转过身子来,明明时常挂着戏谑和调侃的邪气脸上此时只有僵硬。


  “赤羽业...”那人歪着脑袋继续说着。


  “对,我是奉赤羽业少主之命来查试刀杀人事件的。”


  ……


 


  一来一回后,看着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假装淡定却拼命掩饰的样子,来者挑了挑眉,咧开嘴笑了笑。


  她捋了捋自己及腰散开的灿黄发丝,试探着出声:“你说你是赤羽家的仆人?”


  “是。”赤淡然回答着,却暗暗咬牙切齿。


  “啊,那么,过来吧。替我提提裙摆。”


  “……”


  “你果然...”


  “是,中村小姐。”赤勾起个笑走向她,走近的那一瞬间却立刻变脸,低声道:“别暴露我。”


  “你在干什么?”中村莉樱也低低回了他一句。


  “办事。”


  两人交叉而过不过一瞬,意简言赅的一问一答后,二人便不再多说一句。


  


  有事么...有什么事,能让他一时兴起掩去身份扮演起仆人来了呢?这样想着的中村莉樱一眼就瞥到了不远处的潮田渚。


  “哦?这位是?”


  “回中村小姐,他是受少主委托处理此次事件的人,叫蓝。”


  沉默着观察两人的潮田渚听见提到自己的名字,便礼貌性的给那位女性打了个招呼。顺便还问了句:“请问你是?” 


  “我呀,”中村用余光瞥了一眼赤,明媚的笑着:“我是中村莉樱,赤羽少爷的未婚妻。”


  “噗——”


  “赤,你怎么了~”


  “没事...”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可能中村已经死了无数次了。


 


  “对了,你们这么晚在干什么。那边的尸体又是怎么回事?”中村莉樱向着身侧挥了挥手,立刻有几名侍从小跑到尸体旁进行处理。


  赤现在半点也不想和面前这人说话,于是这个解释的任务就落到了潮田渚身上。


  在听了他的详细解释后,中村莉樱思考了片刻:“也就是说,最近受袭的都是深夜独行的女子?”


  “目前看来是这样。”赤应了一声。


  “那么...我们不如利用这点...”她的眼中有精光闪过。一见她的表情,赤的眼里便了然的也有一道精光闪过。


 


  “诶?”潮田渚摆了摆手表示不赞成:“中村小姐,让女子当诱饵太危险了...”


  “是呀,所以...”


  “所以?”


  潮田渚疑惑地眨眨眼。前方的赤和中村莉樱都荡着微笑看向了他,那两个人此时的笑容相似度绝对是百分之百。


  “那个...”潮田渚感觉到自己的额后有冷汗滴落,心里有个猜测正在慢慢浮现出来。


  “难道是...”他嘴角抽搐着迟迟不想说出自己的那个猜测。


  “那就麻烦你了,”那两人异口同声的:“蓝·小姐~”



评论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