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十年前我遇见了你

业渚/黄黑本命 全职博爱党

十五、今朝飞花缭乱处

业火燃尽江中渚:

那生仙池中的,究竟是怎样一个人,能使得魔皇因他前世舍身济六界,今生暴怒弑苍生。


借空间破碎之处赶往冥界的耶拉比琪这才发觉,眼前是怎样强大的人,仅是远远看着,就忍不住心悸颤栗,油然而生向他臣服的冲动。


上至碧落,下穷黄泉,天地之间,唯我独尊。


即使是从本命之剑重新化形,那份睥睨天下的气势依旧无法改变。


有的人,生而君临天下。


耶拉比琪的双腿早已支撑不住,跪倒在飞行法器之上,越是接近风暴中心,越是止不住畏惧。


这样下去,不等我说出那事,怕是就要因这恐怖的迫力而死……


此时的冥界,山水肃然,仿佛连空气都凝固着无法移动,但那人的周遭,又有无匹的气势不断扩散开来,花草树木碎为齑粉,孤魂野鬼魂飞魄散,十殿阎罗伏地咳血,冥王鬼冠颤抖掉落。


太可怕了,这就是当年仙界三位仙帝联手都制不住的魔皇!


一口鲜血从耶拉比琪口中喷出,为她精致的容貌增添一份狼狈。她闭目踌躇片刻,深吸一口气,凭借着法力传声而去:


“那弑杀的魔器!住手!”


如今大乱之时,还能张口说出话的人不多。罪业之剑稍停,头倏地转向声源处,那血红的双目让耶拉比琪为之一震。


“你……你便是弄错了!你要寻的那人,并不在冥界!”


她话音未落,霎时间风波骤停,再一瞬,罪业之剑出现在她眼前,二人距离不足半尺。


“他在哪?”


他眼神几乎魔怔,问话的语气急切又低沉。


耶拉比琪被他突如其来的瞬移吓了一跳,在看到他反应之后又在心中松了口气。再怎么说也是刚刚化形的魔器,与她上仙的修为还差着千里。


“此处不便多谈,随我来便是。”


耶拉比琪说着素手轻扬,一仙一人顷刻消失。




“……人界?”


罪业之剑左右看了一眼,眉头微皱:“我确认过了,他不在这里。你若是——”


“我没有说谎。”耶拉比琪知他情绪不稳,不敢怠慢,“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你所找之人,乃是昆仑山中一条灵蛇在渡劫升仙时于人间的一抹投影。”


耶拉比琪此话一出,罪业之剑立时怔住。


“他的三魂七魄,可否在你体内?”耶拉比琪问。


罪业之剑怔怔地点点头。


“这三魂七魄,不过是他仙魂中的一部分,并不影响他的升仙之路。只是,因这几分仙魂在你体内,你若是曾结下认主魔契,那从今往后,哪怕他殒命而死,你也不能摆脱以他为主的命运。他的命令,你必须服从,他一念之间,就足以裁决你的生死。同样,你与他契约在身,他生你存,他死你亡,片刻不得分离。”


耶拉比琪一段话说完,面上虽不动声色,心中则紧紧揪成一团。


成败在此一举!


“如此,就再好不过了。”


那罪业之剑愤怒、茫然的脸,登时放松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今生再无他求的庆幸与温柔。


这般深情,耶拉比琪也不由一怔。但好在她的谋划已成,接下来的事便顺利许多。


“我与那妖仙同出一脉,皆为上古十神之兽,妖类升仙需在生仙池内浸泡一年,一年过后,我便收他为徒,悉心教导。”耶拉比琪微舒口气,继续说道。


“劳烦上仙了,请务必好好待他。”罪业之剑的态度端的是恭敬无比。


昔日的魔皇,今时今日却因她一个决定而如此守礼……


耶拉比琪咬了咬朱唇,竟生出几分不忍,所说的话也艰难不少:“你……你身为魔器,照理来说,是不可呆在他身边的。你且知道,仙界之人身佩魔器,本就属异类,怕是让他在仙界举步维艰,连我都护不得……”


罪业之剑一惊:“那,那当……如何?”


“你可知道……”耶拉比琪垂眸叹了口气,“那人界的极秘之地——人间炼狱?”


罪业之剑眼睛一亮,似是捕捉到了什么。


“人间炼狱,原是修仙之人淬炼自己的武器,使其进阶为仙器之处。”耶拉比琪略一停顿,还是说了下去,“那人间炼狱之处,可将任何人冥妖魔四界兵器炼化为仙器,只是,从未有哪位化了形的兵器去往此地——”


“我去!”


罪业之剑毫无半分犹豫地点头,让耶拉比琪泛起一阵心酸,愈发觉得自己着实残忍。


但她并无其他非分之想,这可是魔皇化的魔器啊,若能炼化为仙器甚至神器,又被那妖仙持在手中,那么他们妖仙一族的整体实力将大大提升!


只是这过程,未免太残酷了……


“你先别急,我必须将情况告知于你。”耶拉比琪心下不忍,话说的也更多,“你以人形魔器进去,那人间炼狱,是要将你从每分骨血都完整淬炼为仙器之体……那般滋味,如刀解,似虫啮,比任何极刑都要更……”


“那又如何?”


罪业之剑眉眼温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能守他千载万世,我有何惧?”


这痴情的模样让耶拉比琪的心计都为之一止:“你、你可想好了!他升仙要一年,你淬炼亦要一年,可天上一日,人界一年,仙界升仙只一年,人间炼狱九万天!这三百六十年的淬炼,你——”


“无妨。”


罪业之剑笑得满足:“我活了三百年才遇到他,苦了三百年再守护他,想必应了天道因果。况且,他为我成形甘心自刎,放弃一切,三百年的苦痛,相比之下又有何难呢?”


“你……愿你淬炼顺利。”


事已至此,耶拉比琪又有何话说,最后到嘴边的,也不过是一句祝福。


“人间炼狱,就在不远处吧?”


罪业之剑转身,望向前方。


“正是。”


“好,那我便去了。”罪业之剑飞出数米,又停下,“还有一事,劳烦上仙相助。”


“但讲无妨。”


“我不晓得生仙池旁是什么景象。只是他曾说过的,愿来生遍赏群芳……”罪业之剑没有回头,只注视着远方,“他升仙的一年来,若上仙无事,烦请在那生仙池旁,替我移植仙界琼花异草,要他睁眼便见群芳吐艳,落英缤纷……”


耶拉比琪微微垂头:“我应下了,定不负嘱托。”


“如此便好。”罪业之剑的最后一句话轻似呢喃。


“——你!”


他飞身下落的时候,耶拉比琪终不忍,叫住他后,万千言语却被咽下,只剩下一句:“你资质上乘,淬炼过后,说不准会进阶为神器……务必努力……”


那罪业之剑,遥遥回望,含着笑意看她一眼。


只一眼,就叫耶拉比琪神魂俱震!


“怎么……可能!”


耶拉比琪捂着胸口,汗湿重衣。


他竟然、他竟然……已是天神初阶!


不、不止如此……他早在我说出那妖仙的来历之时,已然恢复了记忆!


耶拉比琪陷入震惊之中久久不语,既然已恢复记忆,甚至实力比当年还要强大,为什么还要心甘情愿地接受炼狱之苦,为什么还能放下骄傲位居人下——




半晌,耶拉比琪闭上眼睛,深深叹息一声。


那可是活了上万年的魔皇啊,这些谋划算计,在他眼里不过是孩童的嬉闹玩耍。


他心思澄明,看得通透,自知这其中的利害纠葛。甘愿受炼狱苦痛,放弃神人之尊,只为以更妥帖的方式守在那妖仙身边……


究竟是怎样的感情,才能为一人做到如此地步。


恍惚之间,耶拉比琪几近万年的记忆之中,又浮现了自己还是只小狐狸的片段。


那个平凡的砍柴人,粗糙却温暖的手掌,不苟言笑的脸……


一滴泪从九尾仙狐的脸颊滑过。


这世间万物,不论人妖仙魔,终究逃不开的一个字是——


情。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38)

  1. @银柒.233_十年前我遇见了你 转载了此文字
  2. _十年前我遇见了你业火燃尽江中渚 转载了此文字